北京“愛分類”公司破解垃圾分類難題,打造垃圾分類隱形高速公路

2019-09-20 15:03

據了解,2017年北京全市生活垃圾日產量約2.5萬噸,而全市26個生活垃圾處理設施的日處理能力僅約2.4萬噸,處理量跟不上源源不斷的垃圾產量。如今,垃圾分類工作被北京市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上,計劃2020年底實現全市垃圾分類制度覆蓋范圍90%以上。

曾經承擔了北京市四分之一再生資源處理能力的昌平區東小口鎮,是知名的再生資源集散市場,它們為響應國家政策進行了城市功能改造,曾經臟亂差的垃圾處理站也變身全體系、信息化、人性化的新型垃圾分類分揀中心。8月底,記者走進其中有代表性的北京愛分類環境有限公司一探究竟。

8月30日,來到位于昌平區的北京愛分類環境有限公司采訪,這里也是北京的第一家垃圾分類科普基地。

愛分類公司的總經理徐源鴻今年34歲,家住北京市海淀區魏公村,從家到工作地點——位于昌平區的中關村科技園,徐源鴻每天上班的行進方向正好跟大部分上班族相反,因此一路暢通。徐源鴻所做的事業也跟一般“85后”年輕人大相徑庭。他意氣風發地說:“我希望能打造一條全程看不見垃圾的‘垃圾分類隱形高速公路’。”

在北京市昌平區東小口鎮的廢品回收市場,徐源鴻曾跟隨父親在那里住過12年。那片區域一度承載了整個北京市近1/4的再生資源集中回收量,活躍著數萬名廢品回收人員。如今,隨著北京城市功能的提升,產業的升級改造,許多不符合城市發展規劃的廢品回收市場被取締,許多從事廢品回收的人也離開北京或者換了行當。徐源鴻卻選擇了堅守,研究生畢業的他想把新理念、新科技、新實踐,帶入這個將煥發生機的老行業。

干濕分離、上門服務 讓垃圾分類變簡單

“你能堅持做到垃圾分類嗎?”一見面,徐源鴻就冷不丁地問了記者一句。同樣的問話,徐源鴻曾經問過《人民日報》記者。看到記者面露難色,徐源鴻笑著說:“這也是垃圾分類難題的癥結所在,‘愛分類’就是利用互聯網技術,通過上門服務+物質激勵的方式掐準這個死穴。居民只需要在源頭簡單地將干濕垃圾分開,平時預約好上門服務時間,讓工作人員帶走每周攢的快遞包裝等各種干垃圾,就能得到0.8元/公斤的分類環保金獎勵。”“我不是購買居民的垃圾,是對他們前期做分類的一個引導獎勵,如果分類做得不好,這個獎勵會扣除,而且后期這個獎勵會逐漸減少,直至沒有,甚至未來居民要交生活垃圾處理費用。”

具體來講,就是居民通過愛分類微信公眾號、小程序、400電話等方式預約上門回收干垃圾,實名制回收員會現場稱重、貼溯源二維碼,并發給居民每公斤干垃圾8毛錢的環保金作為獎勵。對于濕垃圾,則鼓勵居民主動到交投點來投遞,公司也給予環保積分獎勵。環保金可以在小區的超市、菜店以及“愛分類”網上商城使用。在整個垃圾分類過程中,通過專業運輸和智能物流實現快捷轉運,居民全程看不到垃圾。這就是徐源鴻要實現的垃圾分類隱形高速公路。

由于有溯源二維碼,若是居民的分類不夠精確,誤將濕垃圾放到干垃圾回收袋,“愛分類”也會不留情面地扣除環保金。“當然,我們會和居民進行溝通,多數時候的確是大意了,一般有了一次分類投放不合格的情況就不會出現第二次。”徐源鴻說,甚至有居民不小心將不該扔的物品扔了,也能通過溯源二維碼迅速找回。

“人家是富二代,你卻是個廢二代”

回顧過去的垃圾分類,卻不是這般模樣。

其實,1957年《北京日報》就曾報道過“垃圾分類”的概念,介紹那時的北京人會把牙膏皮、橘子皮、碎玻璃、舊報紙等分門別類,送到國營廢品站賣錢。這是大家最早接觸的關于垃圾分類的概念。

徐源鴻的父親徐銘駿是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在北京做廢品回收買賣的,在他開的東小口廢品回收市場被取締時,他已經在那里干了快20年了。據徐銘駿介紹說,東小口廢品回收市場是北京廢品回收行業的集散地,附近的家家戶戶都干這一行,租一處簡陋的平房,廢品回收生意就能做起來。雖然環境差、污染大,但因為生意好做,這里也聚集起了規模不小的人群。不少孩子跟著父母輾轉奔波,一些孩子長大了也從事父母輩同樣的工作。

徐源鴻在跟著父親的12年里耳濡目染,對廢品回收這個行業算是“門兒清”,也充滿了感情。不過,后來上了大學念了研究生的徐源鴻直言,自己也曾一度諱言家人從事的工作,“總覺得廢品回收是個上不了臺面的事情。有小伙伴取笑我說,人家都是官二代,富二代,你卻是個廢二代。”

東小口廢品回收市場被取締后,絕大多數廢品回收人員離開了北京。按說,徐源鴻是最應該選擇離開的,作為計算機專業出身的大學生,他大可以從事一些“高大上”的行當。然而,讓人沒想到的是,徐源鴻卻主動接了父親的班,只不過,他是以另一種方式“接班”的。

“人人制造垃圾,人人討厭垃圾,少有年輕人從事這個行業,在這個領域創業的年輕人更是少之又少。”徐源鴻說,自己創業的原因有兩個,一是父輩那里幾十年的經驗他想傳承下來,二是他深度了解這個行業中存在的問題和癥結,覺得自己能夠借助互聯網科技,將最新管理經驗帶進這個“接地氣”的行業,為社會做出實實在在的貢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從廢品站變成大型分揀中心

“當年東小口廢品回收市場被取締時,我絕對支持,因為誰也不愿看到環境臟亂差、技術設備落后、安全隱患叢生的廢品市場。”徐源鴻說,“不過,不管城市發展到什么程度,廢品回收都是必備的功能,所以我們重新設計了一個綠色、規范、科學的分揀中心。”

徐源鴻帶著記者參觀了“愛分類”分揀中心的分揀流程。走進分揀中心車間,雖然外面是32攝氏度的氣溫,記者卻沒有聞見任何垃圾的氣味,只見工人們在生產線上忙碌工作著。

與當年的東小口廢品市場不同,“愛分類”的封閉式分揀中心干凈明亮,擁有全品類的后端加工處理能力,建成了廢紙、廢塑料、廢金屬、廢玻璃、低負值資源、廢家電6大專業化分揀車間。將干垃圾回收到分揀中心后,專業人員會將干垃圾回收袋里的廢塑料、紡織品、紙類、金屬、玻璃、有害垃圾再進行分類,并打包送至相關利廢企業,資源化利用率可以達到95%以上。據介紹,分揀中心將生活垃圾精分為50類,通俗說就是“居民簡單分,企業精細分”。

據了解,目前“愛分類”公司擁有兩個商標和兩個專利以及16項軟件著作的知識產權,他們的工作也得到了相關政府部門和領導的認可。

垃圾分類3.0版并不是垃圾桶變革

對垃圾分類有了感性認識后,愛分類總經理徐源鴻又向記者介紹了垃圾分類的“理性認識”,尤其是他對這一行業的深層思考。

從1.0版到3.0版,徐源鴻分析了“愛分類”模式發展的三個階段,從中也折射出中國垃圾分類的基本進程。

壓縮泡沫也很沉,徐源鴻在垃圾分揀中心想搬起一塊來也不容易。

垃圾分類1.0版是指人工分揀方式,大概發生于2010到2014年,現在很多垃圾分類起步晚的地方還是這種方式,這種方式是垃圾先混后分,百姓無參與。分類指導員只對垃圾桶進行人工二次分揀,分類指導員變成了分揀員,垃圾分類只涉及廚余垃圾,比較單一,作業效果無法評估。

垃圾分類2.0版是指垃圾回收柜,大概產生在2015到2016年。愛分類公司也嘗試過垃圾回收柜的模式,但在調查中發現,垃圾分類以老人參與居多,而回收柜使用流程繁瑣,導致老年居民參與率低。加上機器、水、電、網、安裝及日常運營成本較高,收運頻繁成本也高,且占用業主公共空間,易被投訴拆除。

垃圾分類3.0版是指三全體系,即全分類、全鏈條、全主體,從2017年開始至今。他們采用干垃圾上門回收,濕垃圾定點交投,實現兩網(垃圾分類網與再生資源網)融合及垃圾分類全流程的源頭可溯、去向可查、風險可控、數據可知。通過技術手段使居民參與垃圾分類簡單化、政府管理精細化,降低居民參與垃圾分類的難度,提高居民參與積極性。

作為愛分類運行的新模式,徐源鴻詳細分析了“愛分類”構建的垃圾分類3.0版。他說,目前企業推行的3.0版核心是解決垃圾分類的五大難題。一是居民參與率低、參與不便利的問題;二是垃圾分類之后的利用去向問題;三是垃圾分類的作業考核問題;四是垃圾分類的精細化管理難題;五是政府運營成本較高,長效可持續性機制有待形成問題。

那么如何解決這五大問題?徐源鴻說,首先要解決垃圾分類的誤區。從行業角度說,是垃圾分類+互聯網,而不是互聯網+垃圾分類。很多人拘泥于垃圾分類的形式,沒有從本質和系統角度去思考垃圾究竟如何分類,認為垃圾分類就是廢品回收,對愛分類公司來說,上門回收只是垃圾分類全鏈條中的一個環節。“不要讓垃圾分類變革變成垃圾桶的變革。”他強調說,老百姓的分類投放習慣,不會因為你多放幾個桶或者柜子好看一些就會改變,垃圾分類的核心是人。

徐源鴻認為垃圾分類行業還應當建立分類準則。行業內通常認為以下五種方式都不叫垃圾分類:居民沒有參與的垃圾分類;只做單品類的垃圾分類(如只做廚余或只做高價值可回收,不管有害和其他垃圾等);不以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為原則的垃圾分類;不做垃圾分類全鏈條的垃圾分類;不做精細化、信息化、機械化管理的垃圾分類。他認為依此5條可作參考,為垃圾分類行業建立分類準則。

信息化管理:一網二分三全四流五制

在“愛分類”發展的這些年里,徐源鴻利用自己所學計算機專業,還打造了一整套垃圾分類全流程信息化管理系統,可針對居民回收情況、物流運輸情況、分揀中心情況、再生資源交易情況進行精細化管理,積攢大量的垃圾分類大數據。打開管理系統平臺,可以看到實時變化的垃圾累計減量、居民活躍度、再生資源交易數據、便利店交易量等數據。政府也可以通過管控平臺對垃圾分類運營信息、垃圾清運信息、垃圾處置信息了如指掌。

在“愛分類”分揀中心會議室里,從懸掛在墻上的大屏幕信息化管理平臺上可清晰看到各類實時更新的數據,比如在“愛分類”監管系統里,可看到在線監管、收運監管、服務站監管、分類大數據、居民信用體系、餐余垃圾監管、大件垃圾監管以及分揀中心監管等數據。

徐源鴻將該管理系統總結為“一網二分三全四流五制”。

一網,是指垃圾分類+互聯網;二分,是指生活垃圾“干濕兩分”;三全,是指讓居民從生活垃圾源頭分類,通過宣傳引導實現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置的“全鏈條”系統協同,實現生活垃圾的“全品類”覆蓋,形成“政府主導、企業專業化運營、全民參與”的“全主體”長效機制;四流,指打造“物質流、價值流、環境流、信息流”的現代管理體系;五制,建立特許經營權制、空間場所保障制、減量補貼制、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居民信用制等一套保障制度。

這個小區垃圾回收利用率超國標

理論高度是有了,但實踐才能檢驗是否適用。徐源鴻的實踐結果表明,他的那一套確實對路。

居民參與仍然較少、混合垃圾較多、資源化利用率較低、大件垃圾處理有困難,針對這些垃圾分類難題,徐源鴻經過細致觀察和總結,他選擇先嘗試推廣干濕分類,濕垃圾定投,干垃圾派人上門收取。“絕大多數市民都有垃圾分類的意愿,不過讓居民尤其是年齡大的居民在家里放著4個垃圾桶,再提著4個分好類的垃圾袋下樓,現階段并不現實。聽起來好像是4種分類,實際上生活垃圾有幾百上千種,隨意組合一下又是一種新的垃圾。如今采用源頭干濕分類這個模式,可以讓居民更便捷地參與進來。”他說。

分類投放之后,還需要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和分類處理。“愛分類”回收員將從居民家回收的干垃圾先用三輪車運至小區服務站,再用封閉式貨車運送到分揀中心。從回收員到車輛,建立完整的GPS定位系統,形成一條裝滿“電子眼”的垃圾分類“隱形高速公路”。

他的努力也得到認可。2017年底,昌平區城北街道開始引入“愛分類”模式開展垃圾分類試點工作,該街道已經有18個試點小區引入“愛分類”。今年上半年,“愛分類”又向昌平區城北街道、城南街道共計173個小區、近10萬戶家庭進行推廣,包括高低負值的生活垃圾源,預計生活垃圾總體減量率能夠達到30%以上,資源利用率達到95%以上。

在他的努力下,數萬戶家庭已被引導形成垃圾嚴格干濕分類的習慣。比如北京東關南里小區自從開展濕垃圾定點交投一年、小件干垃圾免費上門回收半年以來,垃圾整體減量40%,資源利用率由40%增長到95%,使用“愛分類”的居民垃圾投放準確率為95%,城市垃圾精細化管理支出節省30%。

“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同時社會多方參與才能把工作做好。垃圾分類不僅政府有責任,企業、社會組織、市民都有責任。”時任城北街道黨工委書記王建說。

國務院出臺的《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提出:2020年底,實施強制分類的重點城市垃圾分類收集覆蓋率達到90%以上,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達到35%以上。顯然,北京東關南里小區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已經超過這個標準。

“家里有很多孩子的舊玩具、書籍、舊衣物,我都預約了上門回收,既環保,也讓我得到相應的物質獎勵。現在連我3歲多的女兒都知道什么垃圾可以回收,什么不可以了。”小區里一位孩子媽媽對記者說。

“在國家政策刺激下,如今垃圾分類也逐漸成為風尚。這對我們激勵很大。”徐源鴻說,他對未來也越來越有信心和干勁兒了。

北京首家垃圾分類科普基地

愛分類不僅做好份內事,還踐行企業的社會責任,建成北京第一家垃圾分類科普基地。徐源鴻說:“雖然是企業,但我們也不忘初心,踐行使命,承擔面向公眾的垃圾分類宣傳教育工作。”

在這個總占地近50000平方米、設在昌平區南邵鎮的愛分類公司科普基地內,共分成科普中心、分揀車間、大件拆解中心、廢紙、廢塑料等6大專業化分揀車間。其中,科普中心又分為科普區、互動區、展示區、游戲區。科普區以圖文并茂的形式,對垃圾分類相關政策條例、垃圾的危害及傳統處理方式、愛分類模式等進行介紹;互動區的環保許愿樹代表了市民對參與垃圾分類的決心與信心,參觀的市民可寫下對垃圾分類或環保相關的寄語進行張貼;想要挑戰垃圾分類的市民,還可通過游戲區的垃圾分類小游戲進行PK,加深對相關知識的理解。展示區內更是趣味十足,用塑料顆粒制作的行李牌、廢木塊打造的小木錘、新奇的小擺件……展架上展示了一些吸睛力十足的環保工藝品、廢舊“古董”家電等,藝術地解讀了如何實現廢物利用。

據介紹,近年來,愛分類公司舉辦垃圾分類宣傳活動累計1200場,科普中心參觀人數15000人次,累計服務20多個街道,累計上門宣傳552865次,覆蓋服務人數390000人。累計垃圾年減量221680噸。

今年8月24日在西安大會堂舉辦的中國環境科學學會學術報告會上,徐源鴻將自己的生活垃圾分類綜合治理體系搬上了演講臺,給與會者留下深刻印象。

排行

一月 一周
關注中循協官方微信
2019中國國際循環經濟展覽會
青海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